畢生難忘的實習體驗

2020年初開始,香港因疫情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影響,各行各業每天都為此作出應變。記得在疫情期間,有一間大型連鎖式快餐店宣布暫停晚市堂食,我們收到消息後都坐立不安,很擔心那群晚上在快餐店休息的老友記頓時失去落腳點,又擔心他們因為防疫裝備不足而在外容易受感染。

長沙灣食堂

這是關於與四間長沙灣食堂的故事,讓我們邊食、邊閱 讀、邊感受。想起著名日本漫畫《深夜食堂》描繪的不只是食物,同時也用食物結連起人與人之間的故事,它能夠由漫畫流行並延伸改編成電視劇,令人回味的是人情味。

與「人子」同行服侍基層

「人子」的捨己服侍
「人子」,在新約中是指著耶穌基督,其中提到人子來到世上,「為要尋找、拯救 失喪的人」,「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,乃是要服事人,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。」祂 是「安息日的主」、「有赦罪的權柄」、「有能力」,然而祂「連枕頭也沒有」,但最 終「人子得了榮耀」。

疫程

2020年這幾個月,香港、甚至世界各地在疫情的陰霾籠罩下,人心惶惶,聽到看到往往都是些負面難過的消息。很多人對疫症的來臨很擔心,在環境中自顧不暇,但同樣地我們看見在患難中有不少如燭光般的見證,彷彿在我們城市的不同角落燃點起來。因此這期我們以「疫程」為題,訴說並數算疫症的過程中,我們經歷和看見的種種恩典。

生於亂世 有種責任 — 從「以巴衝突」看狹縫中的光茫

蘇家文傳道

感恩,去年10月20日至11月2日,參加了由伯特利神學院柏棋城市轉化中心舉辦的聖地考察團,再次踏足一片我很愛的地土—以色列。行程中還去了約旦和埃及,共
與15位當地的學者、宣教士、團體交流,嘗試從不同角度了解以巴衝突,一個長久以來備受國際矚目的議題。

有一位手足名叫教會

最近社會流行了一詞名叫『手足』,意思不單是視對方為戰友,而是不可分割的一位,沒有了手腳就不能工作,不可稱為一個完整的人。這些年來,教會與協會也像『手足』般,關係密不可分。在這裡,很想與大家分享四個協會與教會這位『手足』共同經歷的故事。

HOMESNAP – 「五星級」的家

哪裡是你的居所?或許是你的房屋或床鋪,但對於一群無家的朋友,目前的居所就是公園的長椅、街中的一角、天橋底下的空地、快餐店內的座位,甚或是心靈的深處。隨着城市急速發展,租金低廉的房間漸漸消失,導致部分人無法承受高昂租金,香港現時有超過一千名無家者持續面對無家的狀況。

逆轉的鑰匙 馬尼拉社區轉化的啟迪

協會幾位同工於4月參與由柏祺城市轉化中心籌辦的馬尼拉考察團,在9天裡走訪了超過三十多個當地教會、組織和基督徒領袖,學習當地城市轉化的經驗。菲律賓雖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,但整體經濟運轉的成果只集中流向上層結構⋯⋯面對國家因貧富懸殊而衍生種種嚴峻的社會問題,當地信徒領袖如何迎難而上呢?

收緊綜援,剝削尊嚴

早前政府提出一連串收緊長者綜援的政策,似乎並沒有深思熟慮,加上官員們「不食肉糜」的言論,反映在位者的「離地」與不知民間疾苦。現時政府所提出的收緊方案,不單要求60-64歲的長者要繼續參與自力更生計劃,亦將原有的福利資助減去了補助金及津貼,令基層長者的生活百上加斤。

尊榮生命 以愛同展新里程

「從前人哋睇我係過街老鼠,而家會叫我黎小子」,在協會10多年,每天上來中心的黎伯這樣說着。

「當我(在導賞團中分享)講自己故仔比中學生聽,佢哋聽得好留心,我會好開心」,住在板房的牛叔這樣說著。

「等我而家表演功夫你地睇」,一位曾經露宿街頭不和人溝通的老友記充滿自信地在同工面前表演。

是什麼讓他們轉變……?

相遇

過去半年,團隊與義工們見證了兩位老友記洗禮,也接續送別了十一位老友記,有些是由病患陪伴到離開那刻,有些是默默地告別了世界。好一段時間,我們也無法道出心中那份嘆息,因為,我們曾經在板房裏有過美好的相遇,建立了一份珍貴的關係和感情。雖然道別很難,但我們卻深感有幸能陪伴親愛的他們走過人生,見證生命的盡頭不是灰飛煙滅,而是更多的紀念和感謝。

核心價值報告 – 退任前最重要的工作

思考異象偏離
我於2017-2018年完成了機構的核心價值研究。為何做這個核心價值藍本?這個源於我研究Dr. J. Robert Clinton的領袖理論時,發覺能「finishing well」- 終極無悔的領袖,多會有一套事奉價值或理念,原來事工亦然。當我看到Peter Greer於《Mission Drift, the Unspoken Crisis Facing Leaders, Charities & Churches》一書提到異象嚴重偏離的問題時,我也實在看到很多基督教背景的機構,會存在異象變質或偏離的問題,並且極之普遍。只是過程是溫水煮蛙不自知,到知道才覺為時已晚,想扭轉也得大費周章。

從外國例子到香港的社會住宅

曾聽民間團體以「人道災難」來形容基層人士的居住問題,筆者想起與無家者尋覓可負擔住處之經歷時,的確對此形容深有體會;或許,所謂的「無家者」也是由失衡的房屋政策衍生而來。綜觀不同已發展城市的情況,可負擔的房屋短缺確是全球趨勢,當中更隱藏著不同社會矛盾與政治衝突,而社會住宅 (social housing) 的出現,則是經過諸多社會改革倡議後,社會接納政府扮演房屋市場外的補救角色,以提供「只租不售」的社會住宅來解決弱勢人民的居住問題。

板房日常

漫畫取材自本會的惡劣居所外展服務,同工及義工定期到深水埗及長沙灣區的床位、板間房等,探訪街坊及提供支援。探訪期間常會遇到老鼠、曱甴、木蝨等不速之客,心臟弱點也會被嚇怕呢!住在其中的街坊更感困擾,真是「無覺好瞓」。

始於「看見」⋯⋯

2010年初馬頭圍道發生塌樓意外,隨後於2011年,馬頭圍又發生火警意外導致四人死亡,由此引發政府加強清拆天台僭建物及管制劏房的動機,包括:要求樓宇購買保險等措施,均令舊樓清拆加速。結果引致各大財團及投機分子伺機收購。當時有人預計十五年內各區舊樓將會重建,令原本住在舊樓的居民住屋選擇更少、更貴。那麼居民何去何從呢?從這個「看見」開始,協會與教會開辦「中轉家」,成為受清拆影響、無家可歸人士的臨時居所……

尋親記

某日電話傳來一段訊息,內容問到是否認識一位老友?原來是一位傳道人想要尋找他。工作經驗告訴我需要謹慎回應並了解尋找老友記的原因,後來得悉有位女士要尋找她已失去聯絡30年的哥哥──阿榮。

回應召命﹒分享愛

作為一個信徒,不應該只是領受耶穌的救恩,而是把所領受的活出豐盛生命的見證,例如服事他者。小弟作為傳道者,不單不願成為一個「只講不做」的偽信徒,同時希望能鼓勵弟兄姊妹一起實踐信仰。

教會關顧基層

新、舊約之中也分別提到當時的社會有貧窮人,當中提及的包括孤兒寡婦、妓女、稅吏、乞丐、患病的、傷殘的、有麻瘋的和寄居的人。他們當中大致會經歷三種的貧窮狀態,第一是物質上的貧窮,缺衣食和基本保障。第二是心靈的貧窮,如耶穌在登山寶訓提及「心靈貧乏」,醫治血漏婦人時也使她的心靈得釋放,不再為人所歧視。最後是關於權力的貧窮,聖經中不少貧窮的人都是無權無勢者,他們在制度性貧窮中生活,無權力為自己的境況作出改變,甚至受到欺壓。

我們一起走過

耶穌基督的生平被記載了很多與服侍人有關的事跡,例如醫病、教導、安慰等,留下了僕人領導的榜樣,並向門徒指出這是祂喜悅的,着門徒在祂離開後繼續實踐這使命。後來,耶穌離開地上,門徒就承接這服侍的棒了。時至今天,場景來到香港這國際大都會,我們仍能找到耶穌的身影嗎?這都市中貧苦、邊緣、失喪的面貌有誰來尋找和牧養呢?

Let’s Shine

三十週年紀念慶典主題「從無到豐盛‧由家至國度」簡潔有力地概括了協會過去三十年間走過的路,不停留於無家,甚至拓展至天上的家。這既深入又廣闊的工作不單需要協會上下同心耕耘,過去更招聚了不少教會、捐贈者、機構及義工一起同行。 當天晚會,協會與伙伴教會代表象徵性地點亮「Let’s Shine」的燈光,並邀請在場的參加者加入燃亮城市,將光帶進人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