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高回報的投資

水就是白開水,在今天的香港最多要付幾元便買到一樽蒸餾水;在耶穌的時代,只要到井旁就可以打水。這代表著一個窮人都能夠拿出來、能負擔得起的服侍。聖經裡的涼水,就是普通不過的東西。但對於口渴的人,就是最好的禮物,好像當年以掃累得要死的時候,寧願要紅豆湯的那種需要、那種強烈的渴想。對於露宿者,有瓦遮頭、一口飯、一張棉被…是他們基本的需要。

載著生命的飯盒

回想去年9月第一次探訪莊先生,他給我第一印象是:不像露宿者,因他沒有「家當」(即替換衣服、被鋪和雜物等),只是獨個兒坐在公園櫈上睡覺,就算在寒冬中,他仍在公園內,只穿厚䄛沒有被鋪,若不是社署轉介,平常外展探訪不易察覺他是一位露宿者;而且他非常沉默,雙眉深鎖常流露憂傷神情,好像經歷過些打擊;而且他不接受任何幫助,例如社署綜援或協會住宿服務等。一切似乎都變得無計可施!

必見神的榮耀

與老友記多年同行可有失望灰心呢?對於他們失信已經習以為常。從雀躍地期待生命轉變的見證,屢次的起跌卻換來生氣失望、甚至沮喪懷疑。然而靠著主再次上路同行時,卻總發現原來他們對自己更生氣失望、更沮喪懷疑。似乎可做的就只能把自己埋沒於毒品的深坑中,就有一刻避過內心的控訴……

跌宕中的仰望

神已在牙科服務需要暫停之前安排了我開始參與探訪板房朋友,去年更有機會探訪在福州及泉州的孩子,讓我看見其他人,包括事奉的弟兄姊妹怎樣在困難中仍然信靠神,學習這信心的功課。對我而言,這是很大的支持及鼓勵,亦提醒了我埋怨能把自己的眼睛蒙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