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外國例子到香港的社會住宅

曾聽民間團體以「人道災難」來形容基層人士的居住問題,筆者想起與無家者尋覓可負擔住處之經歷時,的確對此形容深有體會;或許,所謂的「無家者」也是由失衡的房屋政策衍生而來。綜觀不同已發展城市的情況,可負擔的房屋短缺確是全球趨勢,當中更隱藏著不同社會矛盾與政治衝突,而社會住宅 (social housing) 的出現,則是經過諸多社會改革倡議後,社會接納政府扮演房屋市場外的補救角色,以提供「只租不售」的社會住宅來解決弱勢人民的居住問題。

始於「看見」⋯⋯

2010年初馬頭圍道發生塌樓意外,隨後於2011年,馬頭圍又發生火警意外導致四人死亡,由此引發政府加強清拆天台僭建物及管制劏房的動機,包括:要求樓宇購買保險等措施,均令舊樓清拆加速。結果引致各大財團及投機分子伺機收購。當時有人預計十五年內各區舊樓將會重建,令原本住在舊樓的居民住屋選擇更少、更貴。那麼居民何去何從呢?從這個「看見」開始,協會與教會開辦「中轉家」,成為受清拆影響、無家可歸人士的臨時居所……

劏火無情

6月19日長沙灣永隆街唐樓一單位火警事件,引起關注。只是短短數個月,該棟唐樓分別先後在二樓和四樓發生火警(備註1)。筆者最擔心的是,三樓正正是一劏多戶板間房的唐樓單位,若然發生火警後果則不堪設想。

「逃城」─ 市區中轉家

近日學生佔中,有教會倡議為不同政見的市民大開教會之門,給他們休息和打氣, 實踐民數記3 5 章所說的「逃城」概念。這讓我想起協會2012年發展「中轉家」,也是正正從禱告中領受要設立「逃城」,安置受清拆影響而無家可歸的舊樓居民。聖經中的「逃城」是收留罪犯的,而受拆樓影響的居民或許只因樓宇被拆和貧窮而無家,或許也有自身的惡習,但在上帝眼中,仍是需要好好收容的一群,故祂呼召我們擁抱他們。

曾經走過…所以明白

二零一四年七月初在『使命商道論壇』的籌備會議中聽到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Carol姊妹的分享,其中一項服務叫中轉家特別感動本人,由政府地政署免費借出6個單位,協會申請基金裝修和管理,對象是給予現時居住在惡劣環境的單身女子或單親家庭居住,她們經濟上有困難,不能負擔昂貴的租金。住宿期一般是3-6個月,要視乎情況而調整。協會會轉介給社會福利署、志願團體和教會,有社工幫助她們申請恩恤安置等候上公屋,亦有協助她們找尋工作,提升經濟能力,改善生活,從而遷出所暫住單位給另外有需要的人,教會弟兄姊妹有定期探訪,付出關心和分享信仰, 並且在經濟上支持同工薪金。這項服務在過去一年已經幫助了50多人。

不公義的土地房屋政策

房屋問題在近幾年一直是社會上的熱門話題,而許多專家學者都嘗試提出不同的解決辦法,當中關鍵的角色是政府如何看待這問題。自小學開始我們就被灌輸 「香港地少人多」 、 「政府没有足夠土地建屋」等概念。究竟香港的地有多「少」?又是否真的没有足夠土地去容納七百萬甚至一千萬人呢?諷刺的是,正當發展局這邊廂高呼香港的未來,有土地供應不足的危機,所以政府必須發展新界西北並向新界徵收土地供未來建屋之用,但那邊廂卻廉價批出過百公傾土地供富豪打高爾夫球。造成富人有過百傾土地打高球,窮人卻只有三十呎蝸居容身的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