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榮生命 以愛同展新里程

「從前人哋睇我係過街老鼠,而家會叫我黎小子」,在協會10多年,每天上來中心的黎伯這樣說着。

「當我(在導賞團中分享)講自己故仔比中學生聽,佢哋聽得好留心,我會好開心」,住在板房的牛叔這樣說著。

「等我而家表演功夫你地睇」,一位曾經露宿街頭不和人溝通的老友記充滿自信地在同工面前表演。

是什麼讓他們轉變……?

相遇

過去半年,團隊與義工們見證了兩位老友記洗禮,也接續送別了十一位老友記,有些是由病患陪伴到離開那刻,有些是默默地告別了世界。好一段時間,我們也無法道出心中那份嘆息,因為,我們曾經在板房裏有過美好的相遇,建立了一份珍貴的關係和感情。雖然道別很難,但我們卻深感有幸能陪伴親愛的他們走過人生,見證生命的盡頭不是灰飛煙滅,而是更多的紀念和感謝。

核心價值報告 – 退任前最重要的工作

思考異象偏離
我於2017-2018年完成了機構的核心價值研究。為何做這個核心價值藍本?這個源於我研究Dr. J. Robert Clinton的領袖理論時,發覺能「finishing well」- 終極無悔的領袖,多會有一套事奉價值或理念,原來事工亦然。當我看到Peter Greer於《Mission Drift, the Unspoken Crisis Facing Leaders, Charities & Churches》一書提到異象嚴重偏離的問題時,我也實在看到很多基督教背景的機構,會存在異象變質或偏離的問題,並且極之普遍。只是過程是溫水煮蛙不自知,到知道才覺為時已晚,想扭轉也得大費周章。

從外國例子到香港的社會住宅

曾聽民間團體以「人道災難」來形容基層人士的居住問題,筆者想起與無家者尋覓可負擔住處之經歷時,的確對此形容深有體會;或許,所謂的「無家者」也是由失衡的房屋政策衍生而來。綜觀不同已發展城市的情況,可負擔的房屋短缺確是全球趨勢,當中更隱藏著不同社會矛盾與政治衝突,而社會住宅 (social housing) 的出現,則是經過諸多社會改革倡議後,社會接納政府扮演房屋市場外的補救角色,以提供「只租不售」的社會住宅來解決弱勢人民的居住問題。

板房日常

漫畫取材自本會的惡劣居所外展服務,同工及義工定期到深水埗及長沙灣區的床位、板間房等,探訪街坊及提供支援。探訪期間常會遇到老鼠、曱甴、木蝨等不速之客,心臟弱點也會被嚇怕呢!住在其中的街坊更感困擾,真是「無覺好瞓」。

始於「看見」⋯⋯

2010年初馬頭圍道發生塌樓意外,隨後於2011年,馬頭圍又發生火警意外導致四人死亡,由此引發政府加強清拆天台僭建物及管制劏房的動機,包括:要求樓宇購買保險等措施,均令舊樓清拆加速。結果引致各大財團及投機分子伺機收購。當時有人預計十五年內各區舊樓將會重建,令原本住在舊樓的居民住屋選擇更少、更貴。那麼居民何去何從呢?從這個「看見」開始,協會與教會開辦「中轉家」,成為受清拆影響、無家可歸人士的臨時居所……